大口吃饭(。)

【修川】绝X神偷 (下) - PART 2

决定了,(下)就叫《而靳总早已看穿了一切》吧

本章无肉(。那你发个毛

我只是发文图个吉利啊!见到卵子和萌兔太开心了结果乐极生悲了好吗233333333333333333

画风很凌乱的前文: (上) (中) 下-1

=============================================


丁修表情变了,靳一川看着他,仔细研究他的脸。

这个人的表情总是神经质的夸张,而且面部肌肉和大脑的链接好像还出了问题,表情很少能反映出他的真实心情。比如现在,他看到丁修嘴角上扬了,但眼角连笑纹都没有,他不确定丁修是不是真高兴,或者已经愤怒到极点,又或者只是“老子忙活半天你TM拔屌就无情”的不甘。

丁修总是很”不甘”,就算把全世界的如花美眷奇珍异宝送到他眼前,他也可以像个偿不到甜头的熊孩子,把送到眼前的糖果踩碎在脚下。对靳一川来说,只需要小小一颗就足够他“甘”了——大概因为他尝过的苦味太多了,而最苦的那颗糖,正拿一双毫无笑意的眼睛瞪着他。

他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和他师兄完全不一样。

比如张嫣对他笑一笑,他就觉得天都亮了,拉拉小手都没奢望过;他都让他师兄干了好几次了,师兄还这么个欲求不满的样,好像他不割下全身的皮肉心血送到他嘴边,他就永远不会满足一样——如果他真这么做了,丁修大概还是会化身一脸不满的熊孩子,把他的一切碾作尘土吧。

“你不用担心,说好的钱会打到你账户下,情义不成买卖在嘛。”

难得丁修被气得一时想不出什么话羞辱自己,靳一川趁机反将一军。

再说这世上,唯一不会让他“不甘”就是钱了。

“谁TM要你的钱!”

靳一川以为自己听错了。

丁修一把扯下手里的针管,起身就走。

靳一川冷冷看着他。

门外的沈炼靠在椅背上,举枪拦住。

“你最好不要到处乱跑。”

沈炼冷眼看着他。

“滚开!”丁修渗血的手也抄起腰间的枪。

“师兄,你还是别动比较好。”

靳一川站在他身后。

丁修举枪的手止不住发抖,视线里沈炼的脸已经分成三个。

“你给我下药?”丁修回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点麻药而已。”靳一川一寸寸按下他的手。

丁修眼睛眯起来,像不认识他一样。

“去休息吧师兄,你应该很累了。”

“丁修,救出大哥之前,麻烦你在这里静养了。”

“你们什么意思?!”

两人都不出声。

丁修沉默了片刻,从唇齿间迸出一阵笑。

靳一川这回看得出,他已经气炸了。

这么随性自由的人低声下气来搭把手,反被这样对待,简直是在侮辱他。

他师兄虽然油腔滑调的,却也是恃才傲物目空一切。

他在沈炼冰冷的视线下狼狈地回到房里。

靳一川也跟过去,轻柔地把他按回床上,替他处理手上的伤口。

丁修反手握住他的手。

“你刚刚为什么肯跟我干?拖时间?”

不住颤抖的手连带着两人的手都在抖,而丁修连声音都发抖了。

“这和那个没关系。”

“放屁!”

靳一川和他对视,语气和眼神一样冷静。

“是你的二哥的主意,对吧。”

他声音居然软下来。

这么个人竟然为自己服软了两次,这让靳一川也不得不有点动容了。

“你们就是两个傻逼。”

“只有我去,你们才有胜算。”

“你的肺早就负荷不了,枪都没法拿。没有我,你们只能去送死。”

“我从来没发现,你居然这么关心我的安危。”靳一川低头笑了。

丁修冷哼一声,“因为只有我能弄死你。只有我。”

可他垂下的眼睛出卖了他。

靳一川知道药效发作了,他抽出手,对方已经无力再握住他的,合上丁修颤抖的眼睫,凑到他耳边。

“如果我和两个哥哥一起死了,那也是我自己选的。是我让二哥这么做的,你受了重伤,我不想你卷进来。你潇洒惯了,这浑水淌了只会害了你。”

手心下的眼睫毛剧烈地颤动。

“那药没什么副作用,你就安心在这儿睡两天吧。等你醒来的时候,我和两个哥哥已经永远离开这里了。你可以继续做你的神偷,无论结果如何,你就当……我死了吧。”

他的声音温柔又平静。

掌心下的眼睫已不再跳动,靳一川盯着他看了一会,不回头地走了。

 

他们当晚就启程了。

按照丁修给的地图,赵靖忠的“小黑屋”在城郊,这一片荒烟蔓草中,耷拉着几座生锈的废弃仓库,他们的目标是其中一座。

门口看起来只有两个闲散门卫,但这一带分布着大量巡逻兵,监控器安插在树上。

丁修声称已经事先切断了监控画面。

他们半蹲在高处的树上,靳一川收起望远镜,对沈炼点了点头,根据丁修所说的巡逻守卫最分散的时刻,沈炼抬起手弩,绳索的锚头精准地缠住房顶的避雷针,两人利索地顺着绳索滑过去,在巡逻兵回头前伏低身子,靳一川揭开排气盖,沈炼递给他面罩,两人沿着管道匍匐前进。带毒的废气迎面袭来,靳一川在面具下咳了一声。

不知触动了哪里的机关,管道从中间被轰开。他们顺势跃下来。

“哪来的点子,跑这来撒野?”

一个女扮男装的人举着把英式长枪,身后跟着二十余人。他们身后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黑色头套的人,低垂着头看不清面容。整个阴暗的仓库堆满大大小小的集装箱,都是弹药。

靳一川和沈炼对视一眼,像他们无数次经历的那样,默契地跃到箱子后,避过第一波集中射击,沈炼在对方有所反应前,手弩一发解决一个,对方阵脚大乱,靳一川也趁机射伤那女扮男装的肩膀,沈炼架起步枪,对着瞄准镜扫射,靳一川集中攻击女扮男装的领头人,两人在彼此换膛的间隙替对方掩护。靳一川割开弹药箱,一切都如丁修所说的,箱子里是他们需要的弹药。

那边已死伤过半,明明站在原地只能当活靶,他们却不肯让路,执意挡在板凳上的人前面,四周的巡逻兵正慢慢移近。

靳一川扔了个手榴弹过去。

沈炼持枪从箱子后跃起,迎着冲击欺近敌人,举枪解决一个,顺手抓了具尸体挡在身前,领头一时心急瞄准沈炼,被靳一川趁空射伤手。

沈炼拽着尸体不回头地往前,将背后留给靳一川,他往前一步,枪林弹雨就从各方袭来,不一会手上的肉盾就千疮百孔。

离那把椅子还有10米。

追兵已聚在门外了。无数的枪头从门缝窗缝里伸出来。

沈炼知道自己没时间了。

他索性扔了尸体一鼓作气跃去,密密麻麻的枪子擦过他的皮肉,沈炼跌倒在地上,滚了两个圈。

还有5米。

靳一川在能力范围内挡住狙击手。

在沈炼终于触到椅子上那人时,爆炸声起。

靳一川一惊,大喊一声二哥从掩体后站出来。

他的二哥已经架着椅子上那人从硝烟里走出来,半边肩膀染了血,他以眼神示意靳一川,自己没有大碍。

所有的炮弹声停下来。

沈炼用枪对准那人,靳一川走上前去,一把将那人头套扯下来。

竟是W。

女扮男装也是始料不及,慌忙从地上拾起枪,对准他们激动地喊道,“你敢动他一根汗毛!”

“我当初可以放了他,当然也能杀了他。”

沈炼一双鹰眸环视四周,“我大哥在哪!”

“早死了。”女扮男装的手指紧紧抠着扳机。

“那就请‘九千岁’给他陪葬吧。”靳一川的军刀一点点埋进W的脖子,渗出鲜血。

“放开他!”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女扮男装愤愤地挥手,两个随从一左一右架着一个同样装扮的人慢慢走过来。靳一川第一个冲上前去,被周围人的枪口拦下。

“大哥!”

卢剑星双目空洞地抬头,像不认识他们一样。

“你们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没什么,招待他吃了点东西。“对方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

沈炼暗暗咬牙,靳一川的拳头已忍不住揍到架着他的人脸上。

周围一圈人立刻举枪瞄准他。

“这种废物你们拿去还有何用?”女扮男装一脸不屑。

“给我们准备车。”

“笑话!”

沈炼只是打开保险,看着对方不说话。

女扮男装凶恶地盯着沈炼,但她额头已经渗满汗水,W脖子上的血不停地流。沈炼毫不退让地与她对峙,嘴角甚至扯出一抹邪笑。

那种鱼死网破的眼神,让女扮男装害怕了。

“魏延,照他说的做。”W扭曲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被唤作“魏延”的人一愣,对身边人使了个眼神。

围着靳一川的枪口也撤下了。

沈炼挟持着W往大门退。所有人为他们让道。

“大哥!”靳一川扯开旁边的人,扶住卢剑星的肩膀,面前的人却毫无知觉一样垂着头。

沈炼咬牙,恨不能一枪解决W。

“能活着就是好事啊,你说是不是,沈炼。”一直沉默的W又开口了。

沈炼听着这病态的声音,反而平静下来。

“当然,连你这种人落到这步田地,也要苟延残喘活下去。大哥只要保得一条命还怕什么。“他说着,深深地看了行尸走肉一般的卢剑星一眼。

“没错,没错!你知道我一向是最惜命的。”W大笑起来,低头看看自己脖子上的血流下胸口,一个激光瞄准点跃入视线。

“只可惜啊……”

“二哥小心!”

话音未落,一粒子弹将W的胸口打穿。

“只可惜我们两个,都活不长了。”

血在一刹那溅出来。

W直挺挺地倒下了。

魏延近乎崩溃,大喊一声“义父”,扑过去将人扶起来。

W已经没有呼吸。

沈炼抬头,西装革履的赵靖忠双手插进西裤口袋,站在仓库二层望着他们笑。

场面已全部失控。

“你们的主子已经死了,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是谁当家作主的了吧。”

“赵靖忠!”魏延疯了一般朝他冲去。

赵靖忠偏头,好整以暇地抱着胳膊,看着她被曾经隶属于W的雇佣兵擒住。

沈靳二人被枪口包围,整个仓库已是十面埋伏。

“你们逃不掉了。”

“谁说的!”

似乎失去意识的卢剑星猛地出声,以手肘击倒架住自己的卫兵,夺过枪朝四周一通扫射,人群陷入小规模混乱,更多人围上来意图剿杀卢剑星。而沈炼早在卢剑星出声的那刻便迎着人墙向里杀去,靳一川则朝反方向掷出手榴弹,近距离的搏杀,枪支已起不到作用。身手扎实的三人反而更加便利。

沈炼用军刀砍断他和卢剑星之间最后一个人时,三人终于又像曾经那样,背靠背站在一起。

沈炼甚至以为,他们努力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刻,能够一起死在这里。

不过,他们三个没有人想死。

爆炸后硝烟散去,集装箱倒下来,形成稀疏的掩护,而敞开的大门就在目之所及之处。

“别挣扎了。”赵靖忠把玩着自己的一杆长枪,“你们三个,一个都跑不掉。”

三人迅速朝门口移动。

“给我散开!”赵靖忠大吼一声。

围住他们的人群立即散开,三人立在大片的空地上,成为无数瞄准镜的焦点。

赵靖忠也举起枪,沈炼在那之前朝他射出手弩,利箭精准地射穿赵靖忠握枪的手;与此同时,一发子弹射中试图掩护沈炼的靳一川胸口,他一阵窒息,咳出一口血。

“没事。”靳一川摆摆手,戴着手套握紧自己的双枪。

就是肋骨又断了,妈的。他张嘴吐掉血沫。

三人仍竭尽全力向门口移动,子弹一波波地擦着他们的皮肉,伴随他们前行。

“他们忌惮军火,不敢随便用重型枪炮。”卢剑星顺手从地上捞起一具尸身,挡住射向胸口的几发子弹,“也不敢向高空射击。”

沈炼在卢剑星弹药射孔时递给他一把勃朗宁。

“大哥,你的枪。”

靳一川扣动着扳机,极力跟上两人的步伐,不时朝四周投手榴弹。

“我们的弹药不多了。”

沈炼点点头,趁着二人的掩护从包里抓出最后一把子弹,“我心里有数,够了。”

枪手们显然没想到他们竟大胆到一刻不停地往前冲,更料不到三人的枪法已经好到这种地步。

沈炼料想他们本就是临阵倒戈赵靖忠,W刚死,犹疑畏惧的心尚在,一旦气势输了就更难射准。

他们三个没有浪费一发子弹。

门外的阳光已近在咫尺,靳一川的肺已经禁不住负荷,但他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奋力向那片阳光奔去。

只差一点。

巨大的黑洞洞的枪口刺入视线,遮蔽了一切光明。

“大哥二哥!”

他跳起来按倒二人。

枪声响了,是他最熟悉的那种声音。

丁修走进来,阴影笼上他逆光的脸,门在他背后缓缓关上。

靳一川的心坠入沼泽。他再也看不清丁修的表情。

“何必走这么快呢,再玩玩嘛。”

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TBC

师兄:对不起我是警察(根本不

评论 ( 24 )
热度 ( 39 )

© 饭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