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吃饭(。)

【修川】天下炮友终不成真爱 (一)

本文主题是天下炮友终不成真爱,一万个天降也敌不过白月光(够

=======================================

A

我是A,男,北京城里一普通男青年,丁修的第N任炮友。

N这个数字看似深不见底,但在数学里它只是代表“不确定”而已,这么描述只是因为我不知道丁修之前到底有几任。反正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丁修在这圈还是小有名气的,倒不是因为他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比起他所向披靡的身手和比身手更犀利的脾气,长什么样都不那么重要了。大部分人看到他就要绕道走,但总有那么小部分人对寻找刺激和抖M有特殊癖好。虽然最后都会鼻青脸肿地被虐回来,不过也算体验人生了。还有另一小部分人,家世显赫手腕过人,毕竟这地界最不缺的就是X二代了,对丁修这种茅坑里的金刚钻,也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征服他和想整死他的对半分,可是这圈里丁修得罪的人不少,却也还没有人能得罪到他。不过这倒没有让这个性格怪癖的家伙成为什么传说中的人,他还是很亲民的,经常去平民酒吧和所有人插科打诨,在他状态正常的情况下,两杯酒下肚就开始调戏长得好看的男性,谈得来的带回去睡,谈不来也就一拍两散了。不过一切的前提都是他在【正常】情况下。

诚然,我不属于小部分人,如前文所述,我只是一名普通男青年,普通的长相普通的家世普通的性格还有圈里最普通的性向。至于为什么会和他勾搭上,其实是他勾搭的我的。那天正逢他每个月的那几天,他一进酒吧所有人就察觉得出不对。整个酒吧的气压都被他降到平均线以下了,那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平时是玩世不恭的戏谑嘲讽,那天简直是溅人血的刀子。连调酒师给他送酒的时候都没敢说半个字,生怕他在这里打架闹事。我和小伙伴们出于想和他保持距离的心态,纷纷下舞池了,也不知道那么昏暗凌乱的光线下他是怎么一眼瞅到我的。蹦跶完我出了一身热汗,刚出舞池就被他拽住了,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他眯起眼睛瞧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在老板略带请求的目光下我点点头,结果喝了没两口他就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我有点尴尬,怕他一不高兴就把我脖子拧断,只好嘿嘿一笑,“这下巴很少见吧,和那个叫什么的明星一样。”

忘了说,我虽然各方面都很普通,下巴上却有道罕见的沟壑,和某知名港台女星和大陆男星一样,但我没那种明星脸,我的朋友同学都觉得这个屁股下巴很搞笑。

丁修偏头打量我的下巴——从他瞄上我开始视线就没移到过鼻子以上。

 “我见过一个,和你一样的。”

说着他放开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那动作那语气,配上他的侧脸,在昏黄的灯光下,简直像演文艺片一样。大概我就是被那个瞬间迷惑了吧。

不过接下来的剧情没有朝文艺片发展,理所当然的419了。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骑着超炫酷的机车,就近去了个高档酒店开了房,不过我也没权利问难道没有住处。我就是有点怕待会分摊房费的时候该怎么办。

客观评价,在我所有的419对象里,丁修的身板是不错的,皮肤也好,虽然动作有点粗暴,也勉强称得上器大活好,一夜X次不是问题。不过在整个过程中,他都很偏执地盯着我的下巴,除了必须环节,他就只碰过那里,我所能想到的理由大概他对这种欧式下巴情有独钟或者是那两位明星的粉吧。

完事后他一语不发,坐在床头抽烟,我实在有点腰酸背痛精力不济,拉过被子转头就要睡。他踹了我一脚,duang地一声,我掉地上去了,顿时清醒了。他面色阴沉地转过头,逆着光的脸像黑夜里的罗刹。

对于这位不吃素的主,那发起神经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事迹虽然略有耳闻,但他这个时候发起神经来会做什么我真的是一点主意都没有,莫非要血溅当场?这人是母蜘蛛么。

在我以为我即将半夜三更提着裤子屁滚尿流地打车回家的时候,他从床头柜摸出他的老式手机递过来,让我输电话号,说以后有需要再联系。我赶紧接过来,像面圣的大太监一样,诚惶诚恐地按下一串号码,但是这机型太老了,跟多年前的小灵通似的,我一直按不对名字,一会拼音一会五笔的,一不小心按了返回键退出了界面,结果看到一条一直没被点开的新短信,屏幕上的提示字段已经包括了所有内容。

“以后别再联系了”,署名是”师弟“。

我愣了一会,他不耐烦地睇了我一眼,我赶紧心虚地退回到主界面,面不改色地把手机还给他。到最后我名字那行都是一串AAA,后来他和我约炮一直管我叫小A。

是的,我们居然真的还有后续发展,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自问那晚表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而且我对他也没觉得好到要回购。我以为双方都是一发结束再也不想做回头客的想法。

那晚后来他穿好衣服就走了,说房费已经付了,要睡哪儿随我。我靠在窗边,看着他潇洒的背影骑着机车融入夜色,突然觉得这样的男人也有点迷人,虽然和我的生活格格不入,但是不妨碍我欣赏他。

男人都对强悍又不羁的家伙,都有天生的向往。

那一次后我在自己的小圈里还红了一阵,毕竟在圈里和丁修419过不足为奇,但成为固定炮友的还真是凤毛麟角。大家都纷纷询问我心得体验,出于虚荣的装逼心理,我特意把丁修描述得凶残无比,S倾向,同一夜X次的种马,以此来显示我能在这头猛兽的爪牙下全身而退多么不容易。不过说得多了大家也就不信了。丁修再怎么凶残也只是个普通男人,在床上还能化身为三头六臂不成。

其实丁修真的没什么S倾向,他好像在床上耐性很差,急于解决生理需求,所以显得有点粗暴。偶尔会把我身上搞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其实大家都是男人,这种事,我也很急的,就是没他力气大,其实我以前也不时会做1的,但是这种话我基本没和他提过。

他约我的频率不高,一般是发短信问我有没有空,约好在酒吧碰头,然后他就载我去那间略高档的旅馆。基本没有什么打炮之外的交集,除了他那辆炫酷的机车和那条疑似绝交的短信,我对这个人一无所知,但是那条短信勾起了我无限的幻想。他那天不正常的状态明显和短信有关,虽然圈内传奇丁修乃失恋的情种这种八卦我没胆去传,但不妨碍我自行YY。毕竟我的生活是这么平凡而单调,在丁修出现之前几乎毫无意外也毫无刺激可言。

每个月和父母通话都要把女朋友之类的问题含混地掩盖过去,没有固定男友,也少有固定炮友。我在一普通学校读研,马上就要25了,再过两年可能即将面临的是相亲。结婚能拖几时是几时吧。我也没有碰到过什么值得我吓破二老的胆去出柜的人,这一辈子可能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了。想想也是有点惆怅。

和丁修说起这些的时候,他似乎是笑了一声,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这样有什么不好的,然后继续吞云吐雾。我盯着他的侧脸,他完全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如同随性、自由、无拘无束和刺激的象征一般,游离在整个社会的法则和束缚之外。他似乎不混黑道,但好像杀人放火对他而言也没什么。他在江湖上漂泊浪荡茹毛饮血的时候,我这种平凡人还在为出柜与结婚纠结,他不理解甚至嗤笑也是正常的。

后来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怎么找过我,也没怎么出现在那间酒吧,我以为我俩就这样结束了。结果在那家酒吧又碰到他了,他还嬉皮笑脸地跟我打了个招呼,我正要回他。整个酒吧突然安静下来,在嘈杂的音乐下,一个低沉但响亮的声音说,“警察!大家别动!”

虽然我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但还是紧张了一下。

“有人举报这间酒吧私藏毒品,还有私下贩毒。请大家配合我们的检查,无关人员今晚就可以回家。“

我猜如果不是这档子事,酒吧里不少基佬都该眼前一亮了,现在回想起来,为首的这个警察身材真是太棒了,肩宽腰窄的,穿着警服往那一站简直就是超模,而且还气场逼人,他后面的两个警察也是帅得各具特色,盘亮条顺的,一个脸像雕刻一样精致,另一个白净清秀型。

不过我当时是完全没心思欣赏的,因为另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来,所有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警官,要搜身是吧,需要脱衣服吗?”

DJ都吓得把音乐赶紧关了。昏暗的空间内一片寂静。

之前丁修还是看起来挺正常的,没有什么发神经的征兆,如果他想在这时候和警察过不去,整个酒吧都可能被他们炸了。

老板也是满头大汗的,想出声劝他。

结果丁修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前就凑过去,伸手按住那个清秀男的肩膀,一副要干架的样子,在清秀男有所反应前,雕刻男一把挥开他的手,将人护在身后。

“丁修你离他远点!“

大家又是一震,原来是老相识。

“沈sir你这执法态度太差了吧!“

“我来搜你的身,完了你就快走。” 超模男面无表情地抓住丁修的胳膊,却被对方以看不清的速度闪开了。

“抱歉啊卢警官,你不是我那一型的。我可以申请换人吗?“ 丁修无辜地举高双手,眼睛却一直在瞟始终一语不发的清秀男。

雕刻男和超模男脸色更差了,两人身手也是敏捷,一左一右架住丁修的两只胳膊,欲把他拖到别处,丁修挣了挣,表情冷下来。

“两位警官这是对民施暴,知法犯法啊。”

这场面眼看着就要一触即发。

我从小到大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场面,差点用手捂住脸。

“我来。“

一个很好听的声音,我睁眼,看着清秀男走出来。

“靳Sir终于理我了?“

“别再折腾了,检查完了就快走吧。”

“靳Sir说话怎么这么无情呢,怎么样我们也是老相识了。“

他就算说自己是警局常客我们也不会有半点惊讶。不过丁修想表达的明显是他和这位帅哥警察有私交。

我分神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警察,不禁暗自赞叹,这身板,这胸这屁股,真是好啊。

此时丁修已经得意洋洋地任另外两个帅哥放开他,乖乖被清秀男带到一边。

随后例行的检查开始,我们守法公民被领到一边排队接受检查,此时我已经不再紧张了,毕竟我什么事也没犯,反倒非常希望能被那个超模男搜身,他那修长有力的胳膊真的完全戳中了我,雕刻男也不错,简直帅得和电影明星似的。至于身板超棒的清秀男,被丁修拐走后就再也没做别的事了。

检查最终以一袋病毒两袋大麻结束,那几个眼生的毒贩,两个经常吸大麻的二代和酒吧老板被带走了。普通群众也可以回家洗洗睡了。我随着大部队慢慢往外走,有点可惜,这酒吧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是不会开了。我也要毕业去好好找工作了。

想回头和丁修打个招呼。

他居然还在门口和那个清秀男“叙旧”。

说是叙旧其实只是丁修单方面地调戏,人家根本没表情也没回应,只是脸色分外难看而已。

雕刻男拍了拍清秀男的肩,让他一起走。

丁修拦住两人,“别走那么快嘛!你们人也抓到了,靳Sir要不留下喝两杯?“

 “离我三弟远一点!“ 冷若冰霜的雕刻男果断把他的胳膊拍开,”别以为我们收拾不了你。“

“沈Sir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这事还是我举报的,我简直是不能更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了。想和老朋友叙叙旧有什么错?“说着望向一旁的清秀男。

“你做的那些勾当以为我们不知道?”

“我还要加班,不奉陪了。”清秀男白净的脸更加苍白,冷冰冰扔下这句话就和雕刻男一起走了。

丁修站在门口,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出了会神。

转过头来的时候,表情再也没有平常的玩世不恭,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那眉头深锁眼神暗淡的样子。

他从吧台上随意拿了瓶白酒,嘴对着瓶口罐下去,又孤零零地从门口走了出去。

我想他那时候真的可以用孤独来形容。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联系过我。

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清秀男,分明长了一个超明显的屁股下巴,和我一样。

 

TBC


说好的一发结束又黄了,应该会分ABCD四个炮友侧面讲述痴汉师兄如何挽回师弟(够)

不过我觉得我又快写偏去苏师兄师弟了_(:3」∠)_可能下一个或者下下个炮友会对师兄真爱,但是用第一人称真的太斯巴达了……我还是换回第三人称比较好?

对了,我想求本宣BGM推荐,球推荐,推荐,荐(。

评论 ( 23 )
热度 ( 76 )

© 饭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