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吃饭(。)

【修川】沉疴 2

    丁修倚在窗边夹着所谓的事后烟,目送方才抵死缠绵的床伴穿戴整齐地离开。那一脸的道貌岸然,让丁修不禁嗤笑,好像前一刻还在他身下失神高潮的是另一个人。




  教堂严令禁止的毒物缱绻地垂在他长长的指间,可惜这种程度的毒品对他而言不过是味道刺激一点的饭后甜点,远达不到醉生梦死的程度。




  不知喂给他肉眼凡胎的师弟会怎样,能一辈子沉沦在他身下,不知人间四月天吗。




  丁修在手被烧到前掐灭了这个已经厌倦的饭后甜点。




  他的正餐已经消失在视线里。




  丁修躬身探出窗沿一跃而下,遮天蔽日的双翼从肩胛骨破皮而出,他闭上眼睛,视线里靳一川策马的身影不断放大,他扑腾了两下翅膀,在巡逻兵发现他前,消失在万里晴空。




  这座并不富裕的小城镇竟坐落着一座富丽堂皇的古教堂,来自镇上每一个贪生怕死的居民虔诚的供奉,他们按月奉献粮食牲畜,并在每周的礼拜日募捐,以求圣骑士们保护他们免受周围的亡灵兽人的侵害。




  美其名曰神灵的供奉费。




  不过人们似乎忘了圣骑士也是需要吃饭拉屎的凡人,实际上这些钱大部分都被圣骑士兵团瓜分,用作粮饷与月供。近年来兵荒马乱,亡灵兽人与精灵肆意妄为,月供比往日翻了数倍,军衔较高者扣下的油水也更多了。




  当然这一切都和他的小师弟没有关系。




  他也不明白这群平民为什么相信圣骑士能刀枪不入,事实上这群平凡人除了砍两个低级的亡灵和幼年兽人,根本成不了什么事,像他这样的千年魔物如果想要进攻这座城镇,简直易如反掌。




  还好大部分精灵亡灵和兽人都忙着互相内斗,而他这种千年巨魔对这种小城镇也根本没兴趣。




  丁修伏在教堂高耸的屋顶上,脚下是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雕像。




  成百上千的圣骑士聚集于此,天光穿透琉璃窗上的圣母像,慈悲地倾泻而下,洒在众人木讷的脸上。




  丁修饶有兴致地打量他师弟那虔诚圣洁的模样,回味着昨晚师弟在他的进攻下崩溃求饶的脸。




  他师弟被蹂躏过的身体隐藏在圣骑士的庄严肃穆的铠甲下,不露一寸肌肤,却能让丁修轻易想象这身铠甲下光滑细腻的肌肤,还有覆在上面的青紫痕迹,从胸口到大腿根,他的指尖、牙齿,甚至生殖器烙下的印记,标记这是他的所有物,让所有靠近他的野兽邪物都退避三舍。




  窗前的教父仍在喋喋不休地吟诵经文。




  他是完全不相信他师弟能背诵哪怕一句。连十字架都可以随意用来捅进他师弟的后面,而他师弟对此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见。




  他相信在场的大部分人也对那本书没有什么了解,不过是为了平民的那点供奉,在想方设法讨生计而已。




  丁修一时兴起,随手弹了块碎屑击中他师弟的脑袋,他的傻师弟呆呆地睁开眼睛,抬眼看到伏在天花板上的他,惊恐的倒吸一口气。




  这一下惊动了周围的人,大家纷纷表示大力神向居然碎了一角,必是不祥之征兆,需再次筹款修建云云。




  靳一川还在傻傻地瞪着他,而他一旁的沈炼也顺着他的目光发现了他,在诧异了一秒后,对他做了个“快滚”的手势。




  沈炼大概是整个教堂里他最讨厌的人。




  也许是沈炼的目光太强烈,其他圣骑士也抬头向他望去,他在那群蠢货反应过来前隐去身影。




  “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一个,一个类似死亡骑士的人停在屋顶上?!”




  “不会的,必须是你看错了。暗黑骑士怎么能抵御教堂的圣光普照呢?”




  丁修不理解为什么这群圣骑士会有所有魔族都怕光的“常识”,他们只是习惯晚上出动白天睡觉而已。




  “肃静。”卢剑星轻咳一声。




  顺便说,这个卢剑星是他最讨厌的人之二。




       排名不分先后。




  晨祷仪式结束,他师弟很光荣地被外派到北边的森林去巡视,那一代近期有血精灵和血族出没。




  丁修观望了一会便离开了。




  暗色的翅膀在地面上留下巨大的阴影,远远看去就像一只振翅飞翔的黑鹰。




  他回味着昨晚的一切,心里盘算着今晚又要把哪个火辣的精灵当饭后甜点呢。




 




TBC








接 @上吉 的文 








超级渣渣的文笔_(:3」∠)_把设定补了一点,对这种设定不是特别了解,但是觉得很带感_(:3」∠)_




大家不要再有心理负担了,有我给大家垫底(。




修川都这么久没掉落了,大家快玩起来!青蛙乱舞!




没有规定没有字数限制,顺着接下去就好惹!由于没大纲,接的人不知道上一个人会写什么,所以比较好玩:)

评论 ( 8 )
热度 ( 20 )

© 饭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