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吃饭(。)

【修川】靳大白每个月都会来的那些事 (上)

接 @橘子吃不停 的精分7题!

 

以“那以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它真的是甜文的分割线=================

  靳一川如坐针毡。

  今天是月圆之夜。

  他们跪坐在阶前,点卯官将写有他们姓名的竹签洒进火堆,低头念咒。

  火堆猛然熄灭。

  竹签在废墟中化作粉末,四散开来。

  写有“卢剑星”三个字的竹签落下来,指向北方。

  他们不幸被抽中去遥远的北国捉妖。

  靳一川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

  他在卢剑星的屋里四窜,木板地噔噔作响,差点将收拾行李的人冲撞得人仰马翻。

  “一川,不要再跑了,我要踩中你了。”

  临行前,靳一川问沈炼:“二哥我煎的药呢?”

  “我看那药都煎干了,就替你倒了。”

  靳一川笑着说谢谢。

  内心已经山崩地裂了。

  卢剑星将日行千里符交予靳一川。

  他把那明黄纸条顶在脑门上,旋即化作一条通体雪白的巨犬,面似狐狸,但无媚态,自成一股娇憨灵动之气。

  卢沈二人带上三人的行囊,齐齐跃上他的背。

  “走吧,一川。”沈炼摸摸大白犬毛茸茸的耳朵。

  靳一川乖巧地摇摇尾巴。

  其实内心在流泪。

  兄弟三人中,他的御风术并非最上乘,但因可以幻化成犬型,体型适宜,步履矫健,乃三人居家旅行斩妖除魔之必备坐骑。

  靳一川默念咒文,后脚稍一蹬地便跃上苍穹,此时月上柳梢,洁白巨大的圆月狰狞地在身后注目他们。

  他紧闭双眼,顺着千里符的指引凌空而去。

  三人瞬间消失在万里云霄间。

  北国气候严寒,三人抵达时,林中方落过一场雪,雪树银花,正适合他藏身。

  月亮蔽于云间。

  靳一川吁了一口气。

  例行的捉妖任务如常进行。

  沈炼循着妖气,发动袖箭追踪敌方。

  卢剑星挥舞雷切,以刀锋劈开闻风而来的孤魂野怪。

  他手持双刀垫后。

  对方以妖术藏匿于林间,但携着妖力的袖箭始终精准地追踪他,四周不时闪现携着伤痕的蛛丝马迹。

  卢剑星伺机而动,刀锋紧随袖箭。

  雪地洒下一串串血迹。

  倏然间,身后一声巨响。大树应声折断。

  三人敏捷地避开。

  终于对方按捺不住现身了。

  是一只体型巨大的虎妖。四肢身体上已是伤痕累累。

  三人一拥而上。

  沈炼抽出断石,攻他头颅。卢剑星斩他躯干。他则低身削他四肢。

  对方在三人默契的攻击下,不一会儿便支撑不住,化作人形,竟是一名英武少年。

  少年眼中戾气未退,额间的“魏”字若隐若现,透着血光。

  此人生前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军中先锋。

  无奈受大巫师魏忠贤蛊惑,献出自己的灵魂,以求长生不老之道,最终沦入邪道,似人非人,似妖非妖。在魏忠贤倒台后,苟且于世间,不被任何一族所接纳。

  他突然挥剑斩向沈炼,沈炼与他拆招数十回合,此人生前想必是剑术高手。

  见二人相持不下,靳一川架开他攻势,眼角瞥见刀锋上映出的圆月,意识一时涣散,竟被对方劈开双刀,胸口落下伤口。

  沈炼见状忙以袖箭射向对方手腕。

  利刃脱手。

  雷切架在对方脖子上。

  一切结束了。

  对方已失去行动力,回首深深注目了一眼森林深处,无奈闭上眼。

  沈炼抬碗,对方眉间的“魏”字被射穿。

  一时间,一团血红如魂魄般自对方体内逸出,瞬间消散于空中,对方年轻的脸庞迅速衰老,双颊凹陷发丝斑白,最终化作形容枯槁的老者,倒在雪地里。

  “谢谢你们,给我解脱。”

  “下辈子再见吧。”

  他抬起清澈的双眸,喃喃念道。

  沈炼将咒符贴于他额间,那萎缩苍老的身体瞬间化作粉末,随风散去。雪地里只余化作血色的咒符。

  靳一川不忍告诉他,他没有下辈子了,魏忠贤的傀儡,注定要永世不得超生。

  “结束了。”

  卢剑星收刀。

  沈炼收起咒符。

  “我们早些回去吧。”靳一川迫切地说。

  “怎么,三弟要回去见哪家姑娘啊?”

  沈炼调笑道。

  靳一川继续装傻充愣,已经自顾自化为犬型,摇头摆尾,催二人上来。

  林间深处传来一阵巨响。

  “来了我的地盘,不打声招呼就走?”

  内息深厚的低沉声音携着浓厚的妖气袭来,三人立马摆好架势。

  僵持半晌,一只白皮老虎踏着月光缓缓行来。步伐倨傲优雅。金色双瞳却显露杀气。

  额头上的“王”字隐隐发光。

  “是这一带的虎妖王。”

  “杀了我的朋友,这么快便想一走了之?”

  沈炼缓缓抽出断石。

  卢剑星拦在他身前,“我们也只是奉命办事,绝无冒犯之意。”

  “我知道你们是谁啊。”虎王舔舔自己的爪子,偏头眯眼扫过他们三人。

  目光停在仍是犬型的靳一川身上。

  “你们也真是可笑,世间有那么都非人非妖的异物,他们活在世间也未曾害人,却偏偏要来捉我朋友。”

  他直直地盯着靳一川。

  “你们以为你们同他有何不同吗?”

  靳一川与他都心知肚明。

  他隐藏妖气混入人间多年,若非功力深厚的妖怪,绝难一眼看出。

  他面色阴沉地化作人形。

  虎王轻蔑地一笑。

  “不多说, 血债血偿吧。”

  说着虎妖幻化作人形,白衣白靴,手持长剑,乍一看如同一位翩翩公子,半合的眼神却冰冷狠毒,不似人间。

  他猛一睁眼,额间的“王”字迸射精光,直射向三人。

  靳一川机敏地跳开,身后的粗大树干倒地。

  对方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低吼,挽了个剑花,朝三人攻去。

  虽然不知道他一只虎妖为何化作人形以人间剑法同三人相斗。但他剑法精妙,剑气携持强大妖力,每每短兵相接,皆被妖力震退数步。

  三人一时竟抵挡不住。

  靳一川持刀的虎口被妖风刺破,流下鲜血。

  他察觉到这虎妖剑法与方才的少年如出一辙,二人一定关系匪浅。可方才那少年受困,他却未曾出面相救。

  此时沈炼出箭射他面门,虎妖罡气被冲破,剑气衰减,靳一川趁机削他手腕,卢剑星则以破釜之势直劈剑身。

  宝剑从中折断,咣当落地。

  虎妖王流血的手腕瞬间愈合,却一瞬不瞬地凝视折断的宝剑,发出一声非人的凄凉嘶吼,随即化作原型,身形暴涨数倍,仰头长啸一声,地动山摇,林中鸟兽四散。

  林中其他虎妖闻声而来。

  虎王抬起前爪,三人奋力跳开,地上留下三尺巨坑。

  靳一川对卢沈二人点头示意,化作白犬,身形涨至与对方相当。长尾扫过树林,闻声聚集的狼妖鸟兽震飞。

  虎妖双目赤红,张嘴咬他颈脖。白犬堪堪避开,虎妖恶狠狠地吐出满嘴白毛。

  白犬蓄力反击,袭上对方咽喉,谁知虎王妖力护体,竟见肉不见血。趁白犬不及抽身,虎妖的利爪刺破靳一川背后,留下血痕。

  白犬痛吟一声,虎妖趁势扑住他,如刀锋般锐利的爪牙攻向他柔软肚皮。

  千钧一发时,袖箭携刚正剑气破空而来,虎妖向后躲闪,白犬趁机翻身,压制住虎妖。

  “你坚持不了多久。”虎妖冷笑。

  白犬凶狠地咬他头颅,虎妖敏捷躲开,利爪陷入他前肢,制止他继续攻击。

  双方僵持不下。

  此时阴云消散。

  虎妖睁大的瞳孔里映出惨白圆月。

  白犬望在眼里,身体发抖,双眸渐渐被血红吞噬,虎妖还不及反应,对方身形又涨一倍,牙齿迅速伸长,戳出唇外,爪牙也瞬间长如刀锋。

  他以爪牙戳破虎妖胸口,在伤口愈合潜,以两指分开,胸腔内跳动的心脏散发光芒,他正欲将其剜下。虎妖额间“王”字迸射金光,刺痛白犬的双目,虎妖化作原型,从他的巨爪下逃开,嗖地消失于林间。

  白犬反应过来,愤怒地对着林间嘶吼一声,闻讯赶来的大群虎妖随即遁走。

  卢沈二人面对逃散的对手,面面相觑。二人朝仍在原地发怒的“靳一川”走去。

  “一川,没事吧?”

  “一川?”

  巨犬挥舞利爪袭向二人,显然已丧失理智。

  “他不认得我们了?”

  “莫非中了虎妖的咒?”

  “话说回来,那只虎妖呢?”

  巨犬仍在不断以牙齿爪子摧毁树林,追踪活物的足迹。

  “再这么下去整片树林都要毁了,回去如何交差。”

  “大哥,我认为,此时保命比较要紧。”

  二人勉强躲闪着巨犬的攻击,却不敢还击。

  身边无数飞禽走兽与他们同行,齐齐奔走逃命。

  一只小兔精甚至跳上卢剑星的肩膀。

  眼看树林已经到头,眼前深山是更凶险的地界,上古神兽,厉鬼冤魂,蛰伏在氤氲雾气中。

  他们必须将靳一川拦在这里。

  卢沈二人停下脚步。

  沈炼抬起袖箭,朝他肩膀射去。

  “滚开!”

  一个黑影横空跃下,一把挥开沈炼注满妖力的一箭。

  神秘黑影肩扛七尺大刀,挡在靳一川身前,卷曲的发辫在风中飘扬。

  “丁修?!”


 

TBC

 

本文又名  耍大刀男一 射箭男二 和他们的坐骑(。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饭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