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吃饭(。)

【修川】靳大白每个月都会来的那些事 (完)

==========白傻甜分割线=================




 (中)


  来人正是上古神兽与千年妖怪的结合,神也难奈鬼也见愁,人称妖界修罗的丁修。


  丁修将大刀插入泥地,四周顿时妖气冲天,方圆两尺草木接连枯萎,血从足下泥土里蔓延涌出。


  “这把妖刀沾过太多怨气血肉了。”


  卢剑星正感慨着,肩上的兔精瑟缩一下,跃进他臂弯里。


  那雪白巨兽也似被这妖气所慑,停在原地,偏头打量这不速之客。


  “怎么,连你师兄都不认得了?!”


  丁修双臂撑住刀柄,斜倚在刀刃上,对那巨犬呼喝道,仿佛在使唤自家的阿猫阿狗。


  巨犬怔住,伏低头颅,在丁修周身来回嗅着,仔细辨别气味。


  蓦然间,他怒吼一声,猛地张开血喷大嘴向前袭来。


  丁修也是始料未及,赶紧抽刀抵住对方锐齿。


  “别伤到三弟!”


  沈炼惊呼。


  丁修黑着脸地回头。


  “让你们滚开怎么还在这儿?”


  二人方才看清,丁修是以刀鞘卡在那锋利牙齿之间。


  丁修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的胳肢窝。


  “妈的,一定是方才跟那狐妖厮混沾上了她的味道。”


  巨犬不甘地紧闭牙关,木制刀鞘上渐现裂痕。


  丁修抽回刀鞘,不及对方反应,便纵身跃上他头顶,巨兽拼命甩头,颈间的一圈白毛簌簌掉落。


  “别摇了!”


  丁修以刀柄狠狠戳了戳他脑门。


  那巨兽显然将自己晃晕了,步履不稳地向前走了两步,双眼一闭歪向一边,压弯一旁树木。


  丁修盘腿坐在他身上,正欲念咒。


  巨兽倏然惊醒,以头抢地,丁修一时不稳,跌下地面,巨兽又抬爪欲踩踏,被丁修以剑柄戳中,巨兽痛呼一声,他翻身滚出攻击范围。


  “真是受不了你。”


  丁修再次跃上对方背脊,拿刀鞘猛戳数下,巨犬哀嚎两声,居然原地打滚将丁修甩落。


  丁修被甩下后,又趁对方不备跃上他身,再度被甩下,如此重复数次。巨犬不堪挨揍,竟翻身躺在地上,粉嫩肚皮朝天,四肢蜷缩,如一直赖皮撒泼的家犬。


  “这样还真的有些像三弟了。”


  卢沈二人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丁修见状大笑一声,跳上他肚皮,正欲以刀柄戳之,那巨犬竟无比敏捷地伸爪,将丁修困在掌中,连同那锋利刀刃一同被束住。


  丁修使劲挣了挣,居然纹丝不动,巨犬掌中妖力攒动,束缚住丁修手中蠢蠢欲动的刀鞘,他将丁修握在手里掂了掂,又以另一只爪子的指甲戳了戳丁修肉肉的脸颊,露出满意的神情。


  最终举起丁修移近嘴边,似是欲将其生吞。


  “妈的!放开我!”


  丁修被彻底激怒了,巨犬掌中红光乍现,他如同被灼烧般松开,掌心里的人却消失不见了。


  “丁修人呢?”


  “可能使了什么妖术跑了吧。”


  “没想到三弟这么厉害,丁修都耐他不得。”


  “我在这里!”


  一个非常恼怒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卢剑星放眼望去,除了怀里的兔精和面前的白犬,没有其他妖怪。


  “我在这里!”


  那声音更添一分羞恼。


  卢剑星定睛一看,一只毛茸茸的小肥猫伏在树枝上,隔着老远对他吼叫。


  “这……是丁修吗?”


  沈炼目瞪口呆。


  卢剑星差点把兔精摔下去。


  上古神兽丁修,千年妖怪丁修。无人见过他的原型。


  凡人印象中的上古神兽,是蛟龙飞凤一般威武壮丽世间难见的神物。当然,沈炼卢剑星也不能免俗。


  可他们如何能预料到,所谓的上古神兽丁修,竟是一只面露凶相的,小肥猫。


  肥猫自树上爬下来,肉乎乎的身子在树干上蠕动。


  “看什么看!”肥猫凶巴巴地横了他们一眼。


  说罢即通体发光,身形开始涨大。


  沈卢二人期待地盯着他。


  然后,他变成了一只,大肥猫。


  那眉眼,那神情,那脸型,果真与丁修如出一辙。


  简直无法怀疑这只是假扮的。




  “你的原型是一只……猫?”卢剑星努力把“肥”字吞掉。


  “不是普通的猫!我是兔狲!猫的祖宗!”


  兔狲丁修张牙舞爪地维护尊严。


  那巨犬也愣在原地,血红双目瞪圆,盯着他凶巴巴的肥脸良久,突然呜咽一声,猛地扑向那只肥猫,又舔又亲,亲昵得如同找到了多年不见的玩伴。


  还是可行房的那种玩伴。


  沈炼尴尬地想。


  大白狗不断拿自己下体蹭着大肥猫软软的肚子,急切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大肥猫被它扑倒在地翻滚了好几圈后,晕头转向,凶巴巴地开口,“停下!”


  大白狗乖乖停下,吐出舌头对他微笑。


  大肥猫趾高气扬地呼了一口气,“把爪子收起来!”


  大白狗乖乖收起锋利的爪牙。


  “趴下。”


  大白狗“咚”地一声伏趴在地。


  “化成人形!”


  大白狗不明所以,依然抬头望着大肥猫微笑。


  “快化成人形听到没有!”


  大白狗趴在地上摇尾巴。


  大肥猫无语了一会。


  大白狗又扑上去继续舔之蹭之。


  大肥猫只能变回人形,在他背上划了道符,随意念了两声咒文。


  “咻”地一声,凶残的大白狗变回了人形,只多出来一双耳朵和一条尾巴。


  但总的来说还是那个乖巧水灵人见人爱的好少年的样子。


  卢剑星沈炼松了口气。


  可是不一会儿他们就又倒吸一口冷气。


  人形的靳一川依然摇晃着尾巴,对人形丁修又啃又舔,还不时呜呜两声。


  这个动作发生在大白狗和大肥猫身上时,冲击力还没那么大。


  但是发生在两个都是人形而且还都是男人的身上时,就太难以直视了。


  沈炼觉得,他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平静面对自家三弟了。


  丁修躺在地上,一脸享受的表情,任靳一川在自己脸颊颈脖间乱拱。


  他抬手摸摸那双立起来的耳朵,这个动作立马取悦了靳一川,他抬首欣喜地呜咽了一声,用脸蹭蹭丁修的脸,继续埋头努力耕耘。


  就在卢沈二人快要在原地石化的时候。


  丁修终于不耐烦地掀开眼皮,赏了两人一个大白眼。


  “两位打算看到什么时候啊?!”


  “……”


  二人无言以对。


  “快滚啊!是要留下观摩效仿吗?”


  这一句倒是让沈炼红了脸。


  “你,你要对一川做什么?”卢剑星尽力发出严肃的质问。


  丁修轻蔑地哼了声,摸了摸靳一川的脑袋,将他搂着坐起身。


  “看不出来吗?你们三弟发情了,急需排解。我准备和他一起排解一番。怎么,你们俩有意代劳?”


  丁修任靳一川在他腿间磨蹭自己的昂扬。


  “你、你休得胡言……”


  卢剑星的表情,简直生无可恋了。


  “他每个月这时候就会发情,你们莫非不知情?”


  “你胡说什么,一川从未与姑娘交往过密……”


  再说发情是兽类本能,靳一川明明是神兽转世的人……


  “大哥,我们走吧。”


  沈炼心领神会,扯扯卢剑星衣袖。


  “可是,一川他……”


  “这人是一川师兄,不会害他的。”


  “这个丁修恶贯满盈,只怕是趁人之危,妄图毁一川清白之躯……”


  “大哥。”


  男风虽风靡,但这用词也实在是……


  果然丁修在听到“清白之躯”时大笑起来。


  卢剑星也自觉失言,面上一红,被沈炼拉走。


  “我们就守在林外,待你二人……你二人完事,我们便接一川回去。若你敢有轻举妄动加害于他,我们必定……”


  “必定个屁!你们以为你们打得过我?!”丁修抽刀掀起一阵妖风,一时沙石漫天,二人被迷了视线,再睁眼时,二人已不见踪迹。


  二人在原地尴尬地站着。


  今日撞破了一川实为半妖的秘密,还目睹了这等事,待一川清醒,必定无颜面对他们,为了与一川继续相处,必须速速忘记,并为他想好借口……


  “二弟,今儿这事,咱们就当没遇到过。回去,就说一川……一川受了伤,需修养三日吧。”


  “……好。”


  此时远处传来飘渺天音,“三日后我自会将人送回,你们俩快滚回去。天天坏人好事难怪一直成不了事!”


  沈炼的脸已经红透了。


  

  (下)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3962&tid=3075760#Content


(后续)


  虎王为故人修了座墓,埋好短剑,悼念完后,回到穴里,却见丁修正与他师弟在自己床上困觉。


  他大惊,遂叱道:“让你替他报仇,你居然将凶手带回来!”


  “滚出去,你朋友自己要寻死,关他屁事。”


  “你胡说!”


  “你滚不滚!”丁修挥刀指向那虎王。


  靳一川在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


  “你至少要替我杀死另外两人!”


  “他将你迷晕独自面对他们三个明显就是要寻死。你以为当魏忠贤的傀儡很好玩么?每个月有一半时间都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他当初是为了我才……”


  “对啊,你那朋友为了陪你长生不老才去找魏忠贤,谁让你当初非要去找个凡人谈情说爱,到最后又没法让他长生不老,自作孽不可活。”


  虎王跌坐在地,心如死灰。


  “若我有你这般修为,我也愿耗尽百年修为将凡人变作半妖,我甚至可以九条命都渡给他!”


  “你自己没本事还要乱来能怪谁。”


  丁修捂住靳一川耳朵,轻声安抚他。


  靳一川复又睡去。


  老子当初可是耗了千年修为才渡了一条命给他,你这小鬼还渡九条命,呵呵。


  丁修暗讽。


  “好了,别在这吵我,你是要我祭出你祖宗十八代才能滚吗?”


  虎王怅然若失地推门离去。


  丁修继续搂着自家师弟睡觉。


      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兔狲是所有猫族兽类的祖宗十八代。


       丁修大祖宗在睡梦里打了个哈欠,不理会外面兵荒马乱惊呼虎王失踪的声音。


    


  三天后,靳一川归队了,继续例行的捉妖任务。


  但他总觉得两位哥哥对自己的态度变奇怪了许多。


  每月十五两人都会极力为靳一川请假避免一切外出。


  两人单独做任务的时间越来越多,也越走越近。


  不过,为了继续做兄弟,那以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发情的样子)。




  


  END


  


只想写一篇白傻甜文,对题目的句子都差点忘了_(:3」∠)_


虽然肉炖糊了,也各种OOC了,但总算是一篇【甜】文了TV



评论 ( 16 )
热度 ( 47 )

© 饭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