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口吃饭(。)

【修川】天下炮友终不成真爱 (三) 9.7 更

已经不知道第几个PART了

我的低级趣味全暴露了XDDDDDDDDDDDDD

==================================

    缘分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比如我当初被接单杀人的丁修趁人之危,那时以为不将他千刀万剐也是老死不相往来,谁知如今我居然对他求而不得。

  那点可怜的缘分,全靠我死撑。

  而丁修和他师弟的缘分,简直是命定的,哪怕没有丁修单方面的强求,他们的可能还会紧紧纠缠在一起。

  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时隔两个月又看到靳一川。

  超市那事之后,我和丁修都闭口不提,我没提和B的事,他也没提跟上去后发生了什么。

  用膝盖想也知道,除了闹得更不愉快还能怎样。

  我就很聪明,直接找了个高富帅泻火,明早起床还是那个情商爆表善解人意春风拂面的C。

  不过丁修就不行了,便秘脸持续了一个月之久。去警局碰瓷也以失败告终。

  我也托人打听过,据说那三人犯了什么事被停职调查了,从此就人间蒸发般消失在皇土之上了。出了首都我的人脉就没那么广了。如果不是真犯事了就是去做卧底了。

  这件事我也没跟丁修讲。我猜他比我查得更清楚。

  我提议去边境放放风,正好那边有个赛车场翻修完,有朋友邀请我去,丁修也可以一展身手。

  看,我这男友力真的太高了。

  本以为丁修会让我自己滚过去,谁知他居然答应了。

  更让我吃惊的是,去了那边以后,丁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借助我赛车场的朋友的人脉,和地下赌车界的二把手勾搭上了,如果不是那位老大长得有点重口,简直怀疑是滚过床单的老相识。

  我一直以为丁修孤傲得不食人间烟火,但和黑道灰道打成一片也没有任何障碍,嘴上抹油笑里藏刀,简直刷新了我对他的认识。

  但凭他的能力和狠劲,哪个“老大”不趋之若鹜呢。

  然后,我们就在一个有钱人喝酒嗑药抱MM的高级会所,看到了衣冠楚楚的靳一川。

  丁修那阵子刚凭车技和枪法帮他解决掉一个对家,那老大一高兴就招了一群浓妆外围女来解闷。

  老实说,这种外围女,别说丁修,连我这种曾经的直男都硬不起来。

  老大看丁修性致不高,看了看我淡定的脸色,直接打了个电话,叫来了他“最近收的几个卖相不错的”手下。丁修倒是挑眉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不过在看到卢剑星 沈炼和他师弟那三张尴尬的脸时,我真的有种在演电视剧的错觉。

  “哎哟,这几个倒是不错看啊!”

  窝在沙发角落里的丁修立马坐直的身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一番表情僵硬的三人。

  “小丁啊,这三个是新收的,身手不错,就是木了点。不过也算是一表人才,你多提点‘照顾’一下。”

  老大看丁修来了兴致,赶紧起身拉拢介绍。

  “这是丁哥,这位是X公子,这两位都是X总的朋友。跟着人家丁哥多学着点,别总是呆头呆脑。来,给丁哥敬个酒!”

  我真的看到那三人脸上肉眼可见的爆出了青筋。

  真是太精彩了。

  “别,担待不起。”丁修在卢剑星咬牙切齿地倒酒的时候抬手拦住了他,“还不知道谁该叫谁哥呢,你看这位大哥都……别折我的寿了。”

  周围响起一阵哄笑,卢剑星的脸都绿了。

  “叫‘哥’只是一种尊称。帮里多得是老人叫我哥呢,我可没折寿。”

  “我又不是你们帮的,我不想被叫老了。”丁修笑着喝了口酒。

  “别这么见外嘛!都是自己人。”这位想拉丁修入伙之心真是路人皆知。

  “欸,这三个什么时候收的。”丁修拨了个葡萄塞进嘴里,装作好奇地上下打量三人。

  “一个多月了吧。”

  “年纪也不小了啊都,什么来路?”丁修声音放低。

  “干净吗?”还故意使了个眼色。

  沈炼刀一样的眼神扔了过来。丁修当看不见。

  “没什么来路,就一群混不好的工薪阶层,下岗了来我这儿找出路,钱嘛,谁不想赚。”

  丁修思索了一会才点点头。

  “老丁,有看中的吗?不如让他们跟着你混一阵子?”那个老大一张老鸨脸,附在丁修耳边说,可惜声音大得在场的人都听得见。

  我目测丁修这时候心里早已经乐开花了,但脸上还是一副犹疑的装逼表情。

  他师弟那张白净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了。

  丁修圆眼睛骨碌骨碌转了一圈,“不是你手下吗?跟着我干嘛?”

  “你别嫌弃啊,他们三个看着呆,身手啊本事啊真不差!你不信试试?”

  两人继续讲着所有人都听得懂的“悄悄话”。

  “哦?怎么试?”丁修这高八度的声音,那三个就算想装听不见也不行了。

  我觉得沈炼看他的眼神已经快炸出核弹来了。

  这老大就这么当众拉皮条卖手下,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啊。

  我端起酒杯,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

  丁修说完就满脸兴奋地站起来,绕着罚站一样僵硬的三人转了一圈,一脸嫖客挑人的淫邪样。

  “这个,太老了。”

  卢剑星扭脸。

  “这个,脸太刻薄,身板太瘦了。”

  沈炼咬牙。

  “这个倒不错,不过看着有点呆啊。你叫什么名字?”

  丁修凑近靳一川通红的脸。

  “小季,问你话呢。”老大一看有戏,赶紧把他拱出来。

  “我叫季小川。”靳一川努力保持还算恭敬的语气。

  “小川是吧。”丁修手臂搭在他肩上,一副流氓样。

  “以后跟着我混,不会亏待你的,嗯?”

  靳一川闭上眼,大概在忍着不揍他。

  “小季,丁哥都说要你了,还不快给丁哥敬酒!”

  “老大,这个丁……丁哥不是帮里的人,小季跟着他恐怕不太好吧。”沈炼终于憋不住了。

  “说什么呢,丁修就是自己人,再说他都指名要小季了!”

  丁修闻言赶紧回头撇清,“哎,我可没说要加入啊,我只是看这个小川长得讨人喜欢,想带着他‘玩’一阵子而已。”

  “小季和我们一组的,我们的任务少不了他……”

  卢剑星也坐不住了。

  “我再调个人过去,别废话了!”老大可能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手下。

  “行了行了,我说着玩的。”丁修善解人意地拍拍他师弟的肩膀,“搞得我好像包养了你的手下一样,传出去多不好。”

  说完他回头坐回沙发上,四仰八叉的大爷样。

  “再说小川好像更愿意和他两个兄弟在一起,对吧。”

  说完他看看低头不语的靳一川,又挑衅地瞟了眼恨不得用眼神撕裂他的卢沈二人。

  “小季,还不快给丁哥倒酒!看他多体谅你!”

  靳一川低着头端了杯酒走上前,还没递过去就被丁修踹了脚踝,一个重心不稳,酒洒了一半在丁修裤裆上。

  没等他说什么,丁修就把他扯到身边坐着,塞给他一叠纸巾。

  “没事没事,别紧张,帮哥哥擦擦就好。”

  说完就按着靳一川的手往他裤裆里伸,靳一川触电般缩回去,简直恨不得要一拳揍过去。又被老大那犀利的眼神逼回来,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大腿边缘,不过这也够丁修受用了。

  恐怕现在在场的,除了瞎子和性冷感,所有人都能看出丁修想嫖这个“小季”了。

  “这酒有点味儿,我去厕所里弄一下。”

  丁修抓着靳一川发抖的手就直奔厕所。

  留下一脸老鸨样的老大,和眼看着就要开枪的卢沈。

  当然,还有表面怡然自得内心已经翻江倒海我。

  真是人生如戏。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还是几小时,反正摆在眼前的半瓶干红已经见底,丁修和他师弟才从厕所里出来。

  丁修大摇大摆神清气爽,他师弟依然满脸通红地跟在后面。

  嗯,看起来就像那什么了一发似的。至少在场大部分人都这么想的。

  不过我知道丁修这怂人是没那个胆的。

  然后丁修继续大爷样往沙发上一坐,打了个响指说要玩国王游戏。

  全场哗然。

  紧接着就都嗨了起来,老大又看了一眼我的脸色,可惜我除了继续优雅地喝酒装逼什么也没做。

  那几个浓妆美女终于派上了用场,开始熟门熟路地洗牌发牌。

  第一轮老大是国王,浓妆美女果然不是只看脸的,真会玩啊。

  “2号和8号跳热舞!”

  2号火辣美女毫不胆怯地亮出底牌,妖娆地站了出来,扭了几下臀,惹来几声口哨,过了好一会,8号卢剑星才一脸生无可恋地站出来。

  2号美女赶紧将他拉到台中央,搂着他的肩膀就开始贴身热舞,手指不断摩挲他的后背,下身也时不时顶向他。

  卢剑星的表情看起来就像要不举了。

  其实这一对看起来还挺和谐的,如果忽略卢剑星僵硬的动作和生无可恋的表情的话。

  丁修笑得前仰后合,口哨吹得最欢。但他依然紧紧地把靳一川扣在身边,胳膊箍着他的肩膀,靳一川一语不发,只是偶尔喝一口丁修端过来的酒。

  “好了好了,看把这老哥尴尬的。”

  丁修在卢剑星彻底不举前叫停了这场闹剧。

  卢剑星走下台的时候,差点跌了一跤,连我都有点不忍心了。

  重新发牌。

  第二轮国王是丁修。

  浓妆美女果然厉害。

  丁修手里转着卡牌,坏笑着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还是落在他师弟身上。

  “9号吻1号1分钟。”

  靳一川浑身一僵,把牌亮出来。

  “1号是谁啊?”

  “1号呢?”

  大家此起彼伏地呼唤着1号。

  丁修笑了一下,将自己底牌亮了出来。

  红心A。

  再度进入了高潮,老大带头喊起了“来一个”“来一个”,甚至有人把手机摄像头和计时器都打开来。

  丁修抱臂看着他师弟窘迫的脸,得意洋洋地指指自己的厚嘴唇。

  “来啊。”

  他师弟表情已经从尴尬变作羞愤了。

  丁修这回又玩大了。他师弟一定觉得被羞辱了,虽然他只是想玩。

  他现在这样就像个发现失而复得的玩具的熊孩子,兴奋得恨不得把玩具扯烂。

  我感到沈炼已经准备拿酒瓶砸他了。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开口打圆场。

  他师弟居然猛地站起身,坐在丁修腿上。

  四周嘘声更大了。

  显然丁修自己都吃了一惊,他师弟背对着我们,捧着丁修的脑袋就吻了上去。

  这一吻实在太过干脆利落,甚至有一股狠劲。

  到底吻了多久也没人在意了,反正是丁修主动推开了他,两人嘴角都留下了血痕。

  丁修表情已经不再嬉皮笑脸了,更别提他师弟那张臭的不能看的脸。

  我猜他俩刚刚接吻的时候一定说了些什么。只是四周太喧嚣了,容不下第三个旁听者。

  气氛瞬间尴尬下来。

  接下来国王依次按在场人的身份地位顺序来担当,基本没怎么抽到丁修,偶尔抽到他也被这人一脸“别烦老子”的敷衍借口给混了过去,游戏这么玩下去就没意思了。

  其间我还和他师弟拼了一次酒,结果当然是我赢了,因为没几杯丁修就让他师弟认输了。真是没意思。

  一轮过后大家也意兴阑珊,准备各自回家了。

  丁修也没留他师弟,说了句“不见不散”就哼着口哨走了。

  我看不出他心情好还是不好。

  但我知道自己心情非常不好。

  所以那晚我夜不归宿,随便搂了个浓妆美女就睡了。

  第二天醒来看到浓妆美女卸妆的样子有点惊吓,还好我见多识广,抽了根烟压压惊就吃午饭去了。这几天丁修估计不怎么想看到我,正好,我看到他也心里犯堵。

  结果晚上就传来隔壁车队来赛车场挑衅的消息。

      赛车好手们都出动了,包括丁修和他师弟。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33 )

© 饭盆 | Powered by LOFTER